Image
Image

印刷業越來越難吸引年輕人?


編輯:2021-06-07 15:01:48

10月全印展期間,在上海有很多活動。其中,有一個論壇匯聚了來自美國、歐洲、日本、印度、澳大利亞、中國等多個國家的業界大佬,三好同學也去旁聽了一下。

起初,三好同學還想:幾個國家經濟發展水平不一,印刷實力各有差異,坐在一起能擦出什么火花?未曾想,擦出的火花還不少。

在這個以英語交流為主的論壇上,三好同學憑借初中三年級的聽力基礎,愣是大體搞懂了:大佬們以如何提升印刷業的社會形象和社會地位為主線,重點探討了印刷業面臨的環保壓力,以及如何才能吸引年輕人的問題。

原來總以為,環保壓力為國內企業所獨有,歐美企業早就闖了這一關。沒想到,一圈聽下來,它們面臨的環保挑戰一點兒也不少。

當然了,雖然說的都是環保,內涵卻不大相同。咱們說環保,多數時候講的是廢氣治理、VOCs減排,老外面臨的環保壓力貌似更多來自于對紙質印刷品是“森林殺手”的指責。

按照三好同學的理解,不一定十分準確:歐美國家的環保主義者似乎發起了一場運動,鼓勵老百姓盡可能少用、不用紙質印刷品。因為在他們看來,消費紙張就是間接砍樹,殺死森林。對大多數印刷老板來說,這可謂是釜底抽薪。所以說,歐美同行遇到的麻煩其實要比咱們大得多吧?

這么大的事兒,各國的印刷協會自然不會坐視。三好同學以前就隱約聽說過,美國印刷協會發起了一場名為“印刷力量(Print Powers)”的運動,通過刊登媒體廣告等多種方式回擊對行業不公正的指責,宣傳印刷業對社會經濟的貢獻,并游說議員避免出臺對行業不利的監管措施。

還有一個機構,名字叫作“Two Sides”,總部位于英國,由來自多個國家的造紙和印刷企業組成,專門澄清、回擊社會上對造紙和印刷業環保問題的誤解,宣傳紙質產品獨特的價值。

各位老板說說,在歐美搞點印刷容易么?賺錢多少不提,印點書報刊,不被認可在為社會文明傳承做貢獻也就算了,還被扣上了森林殺手和破壞環境的帽子。作為老板,心里得有多憋屈?

當然了,與環保相比,三好同學更感興趣的是各國大佬在討論中涉及的另外一個問題——

印刷業為什么越來越難吸引年輕人?

這個話題首先是由一位美國大佬發起的。他長長地說了一番話,大意是:跟中國和印度不一樣,你們人口眾多,有很多年輕人,用不著為招人發愁。在美國,印刷廠要招年輕工人就很難。更加令人困惑的是,很多父母干了一輩子印刷,卻不想讓兒女接班。多數年輕人也不愿意接手父輩的工廠,繼續干印刷。

說到這兒,他問來自印度的一位代表:你兒子在你的工廠上班嗎?當聽到一個“Yes”時,他不無羨慕地說:你真幸運。

似懂非懂地聽大佬們聊到這兒,三好同學忍不住暗自琢磨:印度的情況不了解,中國的情況咱可知道,美國人顯然是高估了中國印刷老板的“幸福指數”。

作為發展中的人口大國,中國的年輕人與歐美日等發達國家比自然是多不少。然而,現在圈內老板想要招幾個踏實、肯干,愿意一心一意搞印刷的年輕人,也并非那么容易。

比如,專業院校是行業人才的重要入口。然而,由于種種原因,目前國內的印刷專業院校,不管是中專、高職,還是本科,普遍性地遭遇招生難。部分以培養初級技術工人為目標的中專、中職學校,由于生源不足,在校生規模日漸萎縮,有的甚至只能停招轉向。

部分綜合性大學的印刷專業,每年招錄的學生中將印刷作為******志愿的比例很小,多數是調劑而來。由于學非所愿,畢業后只有一小部分人會選擇留在印刷圈。

入口無法引流,印刷廠要招人就不容易。為了破解這個問題,有些上規模的印刷廠會選擇與專業院校聯合辦學、辦班。不能說沒有效果,但很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瓢嗳瞬殴┙o不足,多數印刷廠就只能轉向從市場上自由招聘。這時,不少老板又會面臨一些共性問題:招不來、管不好、用不起、留不住。

類似的事情遇多了,有些創業時間早的老板便會感慨“今非昔比”:八九十年代的年輕人,一個月幾百塊,干得勤勤懇懇,任勞任怨?,F在的年輕人,一個月幾千塊,還動不動就撂挑子。

總之,有一個觀點不少老板可能都會認同:即使在人口總量全球******的中國,印刷業的吸引力也在衰退。想招到足量、好用的年輕人,并不像美國同行想象得那么輕松。

為什么會這樣?原因并不復雜。

首先,咱們的人口總量還在增長,勞動人口數量卻已連續多年下滑:2017年與2012年相比,少了3500多萬人。

其次,社會在發展,經濟結構在變化,新興行業的發展,對勞動力形成了分流。別的不說,***近這些年快遞行業的爆發性增長,便從印刷等傳統制造業搶走了不少人。有數據顯示,2016年到2018年8月,全國快遞員的數量增長了約50%,總數突破300萬,比全國搞印刷的人都要多了。

第三,不管年輕人,還是中年人找工作,考慮的因素無非就幾個:收入、勞動強度、發展空間、社會認可度等。

各位老板說說,咱們在哪個維度上更有優勢?有個數據,不一定很準確:2017年,快遞員的平均月薪約為6200元,印刷廠的一線員工又有多少?

印刷廠為什么還有傳承難?

如果說原本與印刷毫無交集的年輕人,出于誤解也好,還是收入、勞動強度、社會認可度等各種原因也好,不愿進入印刷圈也就算了。

為什么很多“印二代”,也就是印刷廠老板的子女,從小到大耳濡目染,對工廠并不陌生,還會出現寧愿從頭再來,也不愿接手父母家業,繼續干印刷的情況?

這個問題,美國人有提及,在日本貌似尤為嚴重。比如,在談到當前印刷業面臨的挑戰時,一位來自日本印刷協會的代表,講到了兩點都與“人”有關:一個是年輕人減少,繁榮的建筑業更具吸引力,印刷業每個細分市場都缺乏勞動力。也就是,前面說到的******個問題。另一個便是很多印刷廠后繼乏人,如何“把生意傳承給下一代是一個難題”。

相對而言,代際傳承的問題在國內印刷圈似乎還沒有這么嚴重。因為改革開放至今滿打滿算不過40年,目前很多活躍在行業舞臺上的老板,早的從90年代早期開始起步,晚的從2000年后開始創業,年齡大一些的50多歲,年輕一點的40多歲,六七十歲的也有但不多,代際傳承的緊迫性遠不像歐美企業那么嚴重。

然而,對于部分未雨綢繆或者由于種種原因希望子女盡早獨當一面的老板來說,確實有人遇到了“老子愿意交、子女不愿接”的問題。

為什么會這樣?有句話老板們別不愛聽:如果你打拼了二三十年的工廠,子女就是不愿接茬干,很可能是生意做得還不夠大。

比如,按照******統計,國內99000多家印刷廠,共有從業人員280多萬人,一家平均約28個人。再去掉一些大中型企業,絕大多數印刷廠可能只有十幾個人。是不是沒有想象多?

當然了,咱們印刷廠的人少,美國和日本比咱們更少。2017年,美國共有印刷及相關企業43379家,就業崗位881285個,平均每家只有約20人。而日本多數印刷廠的員工數都在10人以下,還有不少不到4人。

這樣的工廠一年能做多少生意?2017年,國內印刷企業的平均產值約為1218萬元;美國印刷及相關企業的平均發貨量約為381萬美元。如果數量眾多的小微企業按平均值的一半計算,則國內大部分印刷廠年產值大體只有600萬元左右,美國多數同行的發貨量則不到200萬美元。

這么大體量的生意能賺多少錢?2017年,國內印刷廠共實現利潤總額約676.62億元,產值利潤率為5.61%。小微企業的利潤率可能高一些,按翻倍計算,一年利潤總額約為67萬元,去掉稅約凈賺50萬元。同年,美國印刷廠的利潤率更可憐,平均只有2.9%。就算小微企業翻一番,200萬美元營收對應的利潤也只有11.6萬美元,比咱們強不了多少。

各位老板說說,在咱們這兒一年能賺50萬多少還算是一樁生意,在美國一年賺不到12萬美金,能有多大吸引力?由此,“印二代”不愿意接班,是不是就好理解一點了?

遭遇難題的印刷廠該怎么走?

當然了,傳承難并不是只存在于小微企業,在一些年產值三五千萬元的規模以上印刷廠也會出現。

這又是為什么?這里面有一種可能:二代特有思想、有追求、有個性,無論如何對印刷就是無感。但更可能的問題是:機會成本。

比如,對父輩來說,很有可能也知道把廠房租出去比自己干更賺錢,但干了幾十年,既有行業情懷,也有路徑依賴,終歸難以割舍。對年輕一代來說,這種情懷和路徑依賴卻不會那么強烈,如果有好機會自然更愿意去闖一闖、試一試。

說了這么多,印刷業對年輕人吸引力衰退和代際傳承難的問題,究竟有沒有辦法破解?

相對來說,******個問題要好解決一些。辦法并不神秘,***近幾年很多圈內老板都在做,那就是:加大技改力度,盡可能地用自動化的設備取代人工。尤其是,原本手工勞動較多的印后環節,機器換人的進展還是很快的。

這種做法一方面能夠解決印刷廠普遍面臨的招工難、勞動力缺乏的問題;另一方面還能幫助印刷廠化解不斷走高的人工成本壓力。要不然,這幾年印刷圈都說生意難做,很多設備為什么還賣得那么火呢?

在自動化設備的基礎上,再融入一定的數字化、網絡化技術,便具備了智能化的雛形。這兩年,智慧印刷、智能工廠不僅咱們在講,日本也在說。比如,2018年IGAS展會的主題之一便是:智能工廠。因為他們面臨的勞動力短缺問題,要遠比咱們更嚴重。

第二個問題就不是那么好辦了。如果一位老板不想自己打拼多年、傾注心血的工廠被兒女輕易放棄,那就要盡可能地做出水平、做出特色、做出規模,從而讓它更具傳承下去的價值。

想想就能明白,一家年產值5000萬的印刷廠,總比500萬的要更容易傳下去。而一旦做到印刷圈前幾百名,甚至上了市,這事業要傳承下去就基本問題不大了。如果還有什么值得擔憂的,那就是:二代、三代到底能不能接得???

話又說回來,如果父輩使出萬般招數,子女就是不愿接盤,還能怎么辦?沒有太好的辦法,無非兩種可能。

一是老板們繼續自己扛,能干到哪天算哪天。實在干不動了,就轉手他人或解散清盤。對多數規模不大的印刷廠來說,這可能是略顯殘酷但又難以避免的命運。2017年,全國注銷和吊銷印刷廠7088家,想來完全被逼退出的應是少數,老板無奈之下主動選擇的還是多數。

二是如果企業具備了一定的特色和規模,可以選擇賣身變現?!百u身”聽上去悲壯,其實是資產變現***有效的途徑之一。如果一家印刷廠***終能被上市公司或規模更大的同行溢價收購,說明老板的心血沒有白費,辛苦打拼很有價值。

好了,既然美國、中國、日本三個印刷大國,都遇到了行業對年輕人吸引力衰退和企業代際傳承的難題,說明這兩個問題在全球印刷圈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對于這樣的問題,那么多能人、大咖都給不出答案。三好同學自然也只能拋磚引玉,而無法給出什么完美的解決方案了。

如果說還能多做一點什么的話,那就是:祝各位老板好運!因為無論多難,總還是有企業能做成百年老店。


大連融恒包裝制品有限公司 備案號:遼ICP備18017878號-3